《表4 稳健性检验结果:IT基础、IT创新协同能力与企业创新绩效的相关性研究——基于中国企业微观数据的调查》

提取 ⇩
《表4 稳健性检验结果:IT基础、IT创新协同能力与企业创新绩效的相关性研究——基于中国企业微观数据的调查》
注:*、**、***分别表示参数估计值在10%、5%、1%水平上显著。
《IT基础、IT创新协同能力与企业创新绩效的相关性研究——基于中国企业微观数据的调查》

进一步检验实证分析的结果是否随着参数设定的变化保持适当的稳健性是非常必要的。本文采用了如下的稳健性的测试方法:首先,按照惯常的区分方法,我们将25个城市划分为东部、中西部两个地区(2)。这是因为我国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很大差异,因此,处于不同地区的企业在IT基础与创新的协同上也将存在差异。表4中(6)(7)的检验结果表明,在东部地区本文提出的假设都再次得到了证实,在中西部地区,“假设1”被证实,但“假设3”没有得到证实。其次,针对中国企业的创新行为,很大程度上与凝结在生产装备设备中的资本规模因素相关,因此,应该考虑资本密集度(capital)对企业创新绩效的影响效应,本文使用企业固定资产总额/企业员工数来代表企业资本密集度对企业创新绩效的影响,具体见表4中(8)的检验结果。最后,考虑到企业规模和人力资本对企业创新绩效存在的非线性关系(朱恒鹏,2006),笔者在回归模型中引入这两个变量的二次项,具体见表4中(9)(10)的检验结果。总之,从表4可以看出,本文重点关注IT禀赋变量和IT创新协同能力变量的显著性和系数的符号都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这些稳健性检验都支持了表3回归分析的结论。

  1. 保存图表

查看“表4 稳健性检验结果:IT基础、IT创新协同能力与企业创新绩效的相关性研究——基于中国企业微观数据的调查”的人还看了

表2-9国企绩效与行业差异稳健性检验
表2-9国企绩效与行业差异稳健性检验
混合所有制对国有企业绩效提升研究——基于国有企业面板数据实证分析
表6 稳健性检验结果:竞争能力、关系资本与企业绩效——基于中国房地产上市公司数据的实证研究
表6 稳健性检验结果:竞争能力、关系资本与企业绩效——基于中国房地产上市公司数据的实证研究
竞争能力、关系资本与企业绩效——基于中国房地产上市公司数据的实证研究
表7 稀土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数据的稳健性检验
表7 稀土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数据的稳健性检验
中国稀土企业出口存在生产率悖论吗——来自微观企业层面的证据
表9 大中型企业数据的稳健性检验
表9 大中型企业数据的稳健性检验
中国稀土企业出口存在生产率悖论吗——来自微观企业层面的证据
表2 稳健性分析:全球价值链嵌入与技能溢价——基于中国微观企业数据的经验分析
表2 稳健性分析:全球价值链嵌入与技能溢价——基于中国微观企业数据的经验分析
全球价值链嵌入与技能溢价——基于中国微观企业数据的经验分析
表6 稳健性检验结果: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如何影响企业污染排放——来自工业企业的微观证据
表6 稳健性检验结果: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如何影响企业污染排放——来自工业企业的微观证据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如何影响企业污染排放——来自工业企业的微观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