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2 蔬菜中Cd含量:土壤-蔬菜系统中镉的生物富集效应及土壤阈值研究》

提取 ⇩
《表2 蔬菜中Cd含量:土壤-蔬菜系统中镉的生物富集效应及土壤阈值研究》
《土壤-蔬菜系统中镉的生物富集效应及土壤阈值研究》

蔬菜含量为0.002~3.884 mg/kg,平均值为0.194 mg/kg(表2)。由图2可知,样点间Cd含量有一定的波动,蔬菜Cd含量按大小分为不同的浓度段,样点浓度多集中在0.03~0.505 mg/kg,该浓度段中样点数占总样点数的81.3%,其中浓度段0.015~0.03 mg/kg、0.039~0.081 mg/kg、0.081~0.212 mg/kg的样点数分别占总样点数的16.5%、20.1%和24.1%。部分样点蔬菜Cd含量超出我国食品卫生标准GB2762-2017,总体超标率达到26.3%(表2),其中湖南、四川和广西超标率较高,分别为47.1%、42.5%和24.0%,上述三省蔬菜镉含量平均值明显大于其他四个省,原因可能是上述区域土壤中Cd含量较高,而蔬菜中镉的含量与土壤中镉含量成正比。比较不同种类蔬菜中的Cd含量(表2),发现不同种类蔬菜中Cd含量有一定差异,平均含量高低顺序为叶菜类>茎菜类>根菜类>果菜类,这与施泽明等[18]、茹淑华等[19]对成都市和河北省的典型蔬菜中重金属元素的富集结果一致,即叶菜类和茎菜类较其它类别的蔬菜更易受到污染。原因可能有以下几方面:首先,蔬菜对重金属富集能力与其根系表面积大小、对重金属耐受性强弱及生物量大小有关,由于叶菜类和茎菜类蔬菜的生长量一般比根菜类和果菜类低,因此如果在吸收总量相同的情况下,其对重金属的富集能力更强;其次,由于叶片器官末端蒸发量较大,重金属等污染物容易在此富集,同时由于叶菜类蔬菜叶片量较多,容易吸收大气粉尘中气态或尘态的重金属,导致其更易受到污染[20-21];另一方面,蔬菜中重金属的富集受到其自身不同器官的迁移能力影响,有研究发现[22],如果用迁移系数来表示重金属在根-茎叶、茎叶-果实之间的迁移能力,镉在根-茎叶间的迁移系数较大,几乎不受阻隔,易被富集,但其在茎叶-果实间的迁移系数较小,从而不易迁移,不容易被果实富集,这也是造成叶菜类对重金属富集能力较强的间接原因。

  1. 保存图表

查看“表2 蔬菜中Cd含量:土壤-蔬菜系统中镉的生物富集效应及土壤阈值研究”的人还看了

表1 微区试验黄瓜与黄瓜土壤全Cd含量相关性模型及预测的土壤全量Cd污染的安全阈值
表1 微区试验黄瓜与黄瓜土壤全Cd含量相关性模型及预测的土壤全量Cd污染的安全阈值
设施黄瓜菜田土壤镉污染预测模型及阈值研究
表3 生菜Cd含量与土壤化学性质的相关性
表3 生菜Cd含量与土壤化学性质的相关性
两种钝化剂对污染土壤上生菜吸收重金属和养分的影响
表6 基于Log-logistic拟合曲线保护不同比例叶菜类蔬菜的土壤Cd和Pb生态阈值
表6 基于Log-logistic拟合曲线保护不同比例叶菜类蔬菜的土壤Cd和Pb生态阈值
东北设施叶菜类蔬菜镉铅污染安全生产分区研究
表5 土壤总Cd和有效态Cd含量
表5 土壤总Cd和有效态Cd含量
施肥与填闲种植籽粒苋对油麦菜Cd和土壤Cd的影响
表1 蔬菜中As、Cd、Pb和Hg的限量值
表1 蔬菜中As、Cd、Pb和Hg的限量值
淄博市蔬菜重金属污染状况及暴露风险评估
表5 各基地设施蔬菜Cd含量(鲜基)
表5 各基地设施蔬菜Cd含量(鲜基)
镉高地质背景区设施栽培对土壤与蔬菜镉积累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