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3 各种蔬菜食用部位对Cd富集系数》

提取 ⇩
《表3 各种蔬菜食用部位对Cd富集系数》
《土壤-蔬菜系统中镉的生物富集效应及土壤阈值研究》

结果显示(表3),各蔬菜可食用部分中Cd的富集系数为0.001~4.901,平均值为0.16。由图3可知,富集系数按大小分段,多集中在0.04~0.40,该段样点数占总样点数的比例为60.7%。叶菜类蔬菜对Cd的富集系数为0.016~0.693,平均值为0.187,最高为紫背天葵,这与顾燕青等[11]对杭州市菜地蔬菜的研究结果相一致,紫背天葵的富集系数显著高于其他叶菜,叶菜中的小葱和韭菜对Cd的富集能力相对较差。根菜类蔬菜对Cd的富集系数为0.071~1.342,平均值为0.150,最高为芋头;红薯和胡萝卜对Cd的富集能力无显著性差异。茎菜类蔬菜对Cd的富集系数为0.096~0.147,平均值为0.106,最高为蒜苔;其次为莴苣,空心菜对Cd的富集能力最低。果菜类蔬菜对Cd的富集系数为0.003~0.039,平均值为0.011,最高为辣椒,其次为西葫芦,豆角对Cd的富集能力最低。由此可见,各类蔬菜对土壤Cd的富集系数有一定的差异性,存在差异意味着各类蔬菜对土壤Cd的富集能力及富集特征不同,比较不同种类蔬菜对Cd的富集(表3),蔬菜对Cd的富集大小顺序为叶菜类>茎菜类>根菜类>果菜类。

  1. 保存图表

查看“表3 各种蔬菜食用部位对Cd富集系数”的人还看了

表2 滇东各类蔬菜Cd吸收累积与富集系数比较
表2 滇东各类蔬菜Cd吸收累积与富集系数比较
滇东镉高背景区菜地土壤健康风险评价与基准
表5 叶菜类蔬菜在土壤典型情境下归一化后的富集系数(%)
表5 叶菜类蔬菜在土壤典型情境下归一化后的富集系数(%)
东北设施叶菜类蔬菜镉铅污染安全生产分区研究
表6 基于Log-logistic拟合曲线保护不同比例叶菜类蔬菜的土壤Cd和Pb生态阈值
表6 基于Log-logistic拟合曲线保护不同比例叶菜类蔬菜的土壤Cd和Pb生态阈值
东北设施叶菜类蔬菜镉铅污染安全生产分区研究
表5 不同菌糠生物炭对甜菜不同部位Pb、Cd富集系数的影响
表5 不同菌糠生物炭对甜菜不同部位Pb、Cd富集系数的影响
菌糠生物炭对土壤铅镉形态及甜菜生长的影响
表6 种植不同蔬菜种类对土壤中重金属有效态含量及生物有效性系数的影响
表6 种植不同蔬菜种类对土壤中重金属有效态含量及生物有效性系数的影响
种植年限及栽培方式对菜田土壤重金属积累的影响
表2 Cd胁迫下蔬菜种子萌发参数的相关系分析
表2 Cd胁迫下蔬菜种子萌发参数的相关系分析
重金属铅、镉及其复合物对叶菜种子萌发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