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2 2014-2018年贵州省部分深度贫困县三大产业比例结构》

提取 ⇩
《表2 2014-2018年贵州省部分深度贫困县三大产业比例结构》
《贫困地区财源建设现状、问题及对策研究——以贵州省16个深度贫困县为例》

16个深度贫困县中除水城县、纳雍县具有煤炭资源,第二产业较其他深度贫困县发展较好外,其余深度贫困县产业均是以农业为主,一产占比较大,大部分县产业结构呈“U”型分布,即产业结构呈现一产、三产较高,二产较低现象(见表2)。由于贫困县“一产不强、二产不大、三产不优”普遍存在,很多农副产品没有形成规模,且大多是免税的,加之大部分县并没有形成农产品深、精加工企业,产业链条短,附加值低,短期内很难产生税收,特别是缺少税收贡献大的大型工业企业和优质现代服务企业。相关数据显示,虽然紫云、罗甸、剑河、沿河等贫困县近年来狠抓招商引资,极力引入了一批工业、商业、房地产企业,但目前尚未形成稳定的收入来源。

  1. 保存图表

查看“表2 2014-2018年贵州省部分深度贫困县三大产业比例结构”的人还看了

表2 深度贫困地区经济作物产业扶贫模式对比
表2 深度贫困地区经济作物产业扶贫模式对比
深度贫困地区经济作物产业扶贫的思考
表7 变量回归结果:大别山连片特困地区农户多维贫困测度及治理研究——以安徽省W县为例
表7 变量回归结果:大别山连片特困地区农户多维贫困测度及治理研究——以安徽省W县为例
大别山连片特困地区农户多维贫困测度及治理研究——以安徽省W县为例
表3 湖南省贫困地区50个贫困县(区)效率分布
表3 湖南省贫困地区50个贫困县(区)效率分布
贫困地区农村基础设施的农民增收效率分析——以湖南省为例
表1 宅基地现状: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表1 宅基地现状: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表2 留置耕地利用现状: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表2 留置耕地利用现状: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表2 药物性味分布:深度贫困地区易地扶贫搬迁产业发展模式及制约因素分析——以新疆南疆三地州为例
表2 药物性味分布:深度贫困地区易地扶贫搬迁产业发展模式及制约因素分析——以新疆南疆三地州为例
深度贫困地区易地扶贫搬迁产业发展模式及制约因素分析——以新疆南疆三地州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