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3 2018年全省深度贫困县财政收支及自给率情况》

提取 ⇩
《表3 2018年全省深度贫困县财政收支及自给率情况》
《贫困地区财源建设现状、问题及对策研究——以贵州省16个深度贫困县为例》

全省16个深度贫困县共同面临的现实问题为:地处偏远、自然条件恶劣、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县域经济发展薄弱、市场发育严重滞后、县级财政自给率极低。从表3可以看出,沿河县2018年县级财政自给率为10.11%,从江县2018年财政自给率仅为7.26%。剑河县2014年获上级转移支付11亿元,2015年为14.8亿元,2016年为14.4亿元,2017年为19亿元,2018年为20.4亿元,近五年县级财政平均自给率不足10%,主要靠上级转移支付来平衡预算。总的来看,贵州省深度贫困地区县级财政自给率远远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对中央转移支付的依赖程度较大,地方经济活力不够,地方财政“造血能力”较弱。

  1. 保存图表

查看“表3 2018年全省深度贫困县财政收支及自给率情况”的人还看了

表1 全国部分深度贫困县扶贫举措
表1 全国部分深度贫困县扶贫举措
林业高校精准扶贫“三全”模式研究——以南京林业大学为例
表3 湖南省贫困地区50个贫困县(区)效率分布
表3 湖南省贫困地区50个贫困县(区)效率分布
贫困地区农村基础设施的农民增收效率分析——以湖南省为例
表2 留置耕地利用现状: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表2 留置耕地利用现状: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表1 宅基地现状: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表1 宅基地现状: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集中连片深度贫困村扶贫性生态移民与土地利用变化分析——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扶贫性生态移民区为例
表2 贵州省深度贫困地区发展能力得分及排序
表2 贵州省深度贫困地区发展能力得分及排序
贵州深度贫困地区发展能力及空间特征分析
表1 2017年贵州贫困地区农村居民消费支出情况
表1 2017年贵州贫困地区农村居民消费支出情况
民族地区绿色发展现状分析——以贵州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