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

那年的夏天,那年的DNF

那年刚毕业,我告别了最后一个暑假。DNF带来了全国的骚动。说实话,当时在WOW一手遮天的时候,DNF能够脱颖而出,带来儿时街机的回忆,达到在线巅峰真的很不容易。

刚刚公测。频道全体爆满,还记得那时为了挤进一个频道在选择列表刷了大半个小时。还记得自己学会一套很简单的连招而高兴半天,XXX+上钩+前冲+下段踢+前踢。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玩DNF的那年

在擂台赛时精精有味地看着自己的队友被打败,冒出一句:太菜了,终于轮到我上了! 拿了AllKill的激动。

和朋友们一起走过格兰之森,登上天空之城,打败塞格哈特,登上天帷巨兽。

那时,一个物品会因为被卡在喷水池和大树下拿不到。那时,队友被城主一道光全灭,只剩下一个人而受到队友的鼓舞。那时,格斗家可以一下下目押点到BOSS倒下。第一次在网吧里打到了紫装的激动。网吧里没位置的时候我身后站满了路人来看DNF的PK。

我的DNF游戏记忆

不知不觉DNF两岁了,外挂猖獗了,什么都讲究效率。买外挂,当尸体。为了下载外挂被盗号的数不清,很多人走了,身边的朋友也越来越少。当我回到这个DNF的时候已经漠然,只感到点失望。到现在TX才开始严打严封。

我发现我身边太多的人在DNF走过,他们有些离开了,但当听到那首熟悉的赛丽亚之歌的时候,请回想起那年属于我们自己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