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我们搞IT技术的

      我去问过我们的朋友们,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他们回答只有一个词,IT。

      其实,我什么都做,是一个民工,当然,如果水电工也算民工的话。电脑,或者IT,对于现在的人来数,其实就是水和电,似乎一日都不能缺少。另外的方面来说,IT已经无处不在,什么都关联着起来,比如说电话交换机、复印机、打印机、监控机、网线、电视机顶盒……虽然我常说“什么都知道一点点,生活才会更加美好一点点”,但常常人们不喊我的名字,只叫我IT。

      我觉得做IT技术要有点门窍。这个可不比和人交往,情绪重一点,言语太过,稍后解释,总有和解的机会。而IT这行当,要有一丝一毫的不小心或者缺失,它总是对你不客气的,尤其是软件,配置稍一个参数,多一个参数,最后会死得很惨,让你心痛并纠结几天几晚。它像干净的眼睛,容不得半点沙子。因此一般基本上我总会选一个好日子去维修,或者诊断出现的故障,比如选个黄道吉日去装机、去升级系统。这样出错的概率会少一点。但人们常把IT这种想法叫做低效率。

      技术上的事情有时候没有什么原因的,因为软件或者那些系统对你,它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再就是很多人会问很多原因,有时候你说的,他们不一定懂,这就叫沟通困难。做技术的人,大多数话很少,也易于沉默,不是他们不想讲话,而他们说的很少人会听,系统有时会听他们自言自语和咒骂声,但它不会有回应,除非是录音机。没有听众是可怕的,所以宁愿不说。技术人员是孤独的。

      每个技术都会有自己的见解和心得,年纪大的把这叫做经验,来制肘新的那些入门的技术人员。新的技术人员则用来向外行人进行炫耀,当然,他们炫耀的方式是,一种高傲的沉默。它所代表的意义就是,这个其实,你可以懂的,哪怕你并不懂得;如果你非要懂得,你一定要学很多知识,我真的没有时间和你扯,所以你一定要懂得。这也是沟通困难的一种。

      找不到老婆的,大多数是我们这些做技术的。或者电脑,还有那些电子设备就是我们的老婆,一天十几小时地面对面相对,纵使人世间最恩爱的夫妻,也未这样亲密过。他们没有时间去恋爱,去欣赏春天,去看电影或者话剧,等待他们的是无数的火烧眉头的故障和亟待解决的问题,他们没有时间去享受生活,他们要想很多别人不去想的事情,因为IT就是水和电,人们一时一刻也离不开;而且IT也远比水和电的变化大,从水和电产生以来,它们很少发生变化,但IT无时无刻在变化、发展着,问题的出现总比你想的和解决的还要多。

     所以每个IT必须不断去学新的知识。是的,他们从来没有这么自觉过地去学习那些无数的新知识,哪怕这些知识在三、五个月后是过时的。当然,还有,系统必须要升级,系统又必须稳定;是的,又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又还有,最好不要耽误任何一个人的工作,那是才IT们肩负的全宇宙里最矛盾的使命。所以 IT还要担负着时代进步的推动力的角色,因为矛盾是进步的推动力。

      每个IT都是最累的,眼睛、身心每天煎熬,被老板逼迫,被员工们催促;每天进入那安放着无数台轰鸣的服务器的机房,受着比福田核辐射泄漏更强烈的辐射照。但IT们地位最低下,因为不是生产和收入部门,相应地还要消耗公司的财力和物力,所以在人眼里,又像寄生虫一样被企业里的人、哪怕是销售所瞧不起。

      最近,他们说,云计算是对IT们的一种解脱。我很紧张,新的知识又出现了,又要我们去拼命了。我试着解了一些,又开始高兴了,我的嘴角也露出黎明前的曙光一般的微笑,也许真的是一种解脱了,因为企业里怕是再也没有职业IT的位置了。

      IT的历史请尽快告终吧。现在李齐坐在电脑前,掉着已经不多的头发,写上这篇血泪之文,以祈祷IT生涯的终结。

作者:左右对齐
如若复制、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mtoou.info/my-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