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那死去的大学时光里DOTA出人生

那个学期我们上完了所有的课程,我们知道这意味着摆在我们面前的将会是什么,于是原本的生活节奏改变了,晓晓、涛哥、老杨他们不得不为以后的生活打算,而去参加学校内的招聘会,我因为有熟人介绍工作,所以基本上就不用去了,还有些玩命的家伙打着去参加招聘幌子,溜到宿舍里玩去了,不得不说我们其中大多数就属于这类。每次问起兄弟们面试怎么样了,他们有的无精打采的,吱吱的不知道说什么,有的干脆就不出声,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涛哥这人每次都会说:“来来打DOTA,看我们杀惨他们”

于是我们就沉迷于DOTA的杀戮中,忘记那些烦恼,也可以说是逃避吧,其实涛哥每次说要杀惨他们,结果自己别人虐的概率大多了,我们依旧在惨败之后把所有的错怪罪与队友上,然后说出:“队友太傻逼,没办法,你看我这装备,都神装了,要是队友给力一点,就…..”之类的话。老杨这家伙,家里有点底子,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跟着他们跑去参加招聘,结果对他来说好像在意料之中,所以每次都无所事事一样。

大学里的DOTA时光

我们每次打DOTA都会叫上老杨,而老杨总是避开我们一样,要么不进主机,要么就当没听见,一个人在那玩,于是我们一致以为老杨是个好青年,他是怕拖我们后腿,所以才这么做的,其实老杨拖我后腿还是有的,结果被作为整个队伍灵魂人物的我骂的狗血淋头,然后他们一致认为我打DOTA太过认真,太过激动来反驳我,他们说的的确有理,我也就无话可说了。晓晓这家伙,始终没有和我们站在统一战线上,一个人在那DNF,我始终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款游戏至死不渝,不得不说,晓晓是我见过玩DNF人品最好的一个,最辉煌的时候还把装备拿到5173上去买,结果还挣了不少钱,我是没那人品的,我好像被TX列入黑名单一样,这也难怪,我从来不花钱玩游戏,所以TX对我抠一点我可以理解的,其次就是我要是玩DNF就一定要开挂,这样才够爽,因此也被无数次封号,他们那些玩DNF的家伙,那个不是沾我的光,每次我发现有好的外挂就及时通知他们,但是封号、中毒都是我一人。

那天他们三人同时被录取上了,而且是一家公司,他们笑得那么灿烂,我就像被遗弃了一样,说真的,当时我非常羡慕他们,但是我不得不踏上自己的人生,有时我在幻想我们去了同一家公司,我一起工作,一起开黑打DOTA,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但事实从来就是和现实背道而驰。他们三人走后,留下我一人在宿舍里,我现在记不起为什么我当时还要留下,并且搬到隔壁宿舍去住,在那里我又开始和新的室友打DOTA,LD那家伙是我见到过玩游戏最有天赋的人,DNF玩的让我都忘了他有多少个顶级的号,我就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没有一个角色走向顶峰,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想玩这款游戏原因之一。不知道为什么,和LD打DOTA总是很踏实,说白了就是输的没那么难看,胜负基本持平,不像我和兄弟们打的那么狗血。在那段时间,我似乎真的理解了DOTA的含义所在——“不到最后,永远不要放弃”,这也就是我玩DOTA学到的人生哲理,事实证明也是如此,我们总能找到翻盘的节奏,塔不倒,人不走,我们打的泪流满面,我们咆哮,我们激情四射,我们虽败犹荣。

曾今有个女生说我写得都是有关于游戏方面的,为了引起她的注意,于是我就决定写写生活,现在发现那不是完全的我,那个女生也不了解男生,我可以为你放弃DOTA,你又能为我做些什么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