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8 合肥市各分区景观生态风险指数及分级》

提取 ⇩
《表8 合肥市各分区景观生态风险指数及分级》
《基于地理国情数据的合肥市城镇扩展及其景观生态风险研究》

从单一景观来看,各景观类型的生态风险指数值最大的是草地,由2015年0.036 0降低到2017年的0.031 3,相较于其他8种景观类型,其风险指数呈现高风险的特点。草地生态风险指数降低,主要是因为城市开发建设的需要,侵占部分草地,景观生态风险转移到城镇和交通用地上,剩余草地的景观生态风险有所降低。2015年各景观类型的生态风险从大到小依次为:草地>城镇用地>水域>林地>耕地>交通用地>园地>工矿用地>未利用地;2017年各景观类型的生态风险从大到小依次为:草地>水域>城镇用地>林地>交通用地>耕地>园地>工矿用地>未利用地。其他8种类型的生态风险指数较草地而言较低,耕地、园地、林地景观生态风险有所降低,城镇用地、交通用地和水域景观生态风险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其中城镇用地增加较为显著。说明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城镇不断扩展,其附属设施也随之增加,因此景观格局发生变化,潜在景观生态风险不断上升。

  1. 保存图表

查看“表8 合肥市各分区景观生态风险指数及分级”的人还看了

表5 运城市地震灾害风险影响因子风险指数和地震灾害风险指数表
表5 运城市地震灾害风险影响因子风险指数和地震灾害风险指数表
基于指标体系的城市地震灾害风险评估研究
表2 运城市地震灾害风险指标数据一览表
表2 运城市地震灾害风险指标数据一览表
基于指标体系的城市地震灾害风险评估研究
表2 福建省各市城镇化与生态环境综合发展指数
表2 福建省各市城镇化与生态环境综合发展指数
福建省城镇化与生态环境耦合协调的时空特征及影响因素
表3 聊城市城区景观指数表
表3 聊城市城区景观指数表
基于多源遥感的聊城市绿地空间特征研究
表3 1990—2018年景观生态风险半变异函数模型拟合参数
表3 1990—2018年景观生态风险半变异函数模型拟合参数
晋北大型露天矿区景观生态风险时空异质性
表1 合肥市新型城镇化与土地生态安全各评价指标及权重赋值
表1 合肥市新型城镇化与土地生态安全各评价指标及权重赋值
合肥市新型城镇化进程与土地生态安全耦合关系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