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4 GDP与通货膨胀的实际标准差、基于模型的标准差和反事实标准差》

提取 ⇩
《表4 GDP与通货膨胀的实际标准差、基于模型的标准差和反事实标准差》
注:“实际”和“模型”分别指基于实际样本数据以及DSGE模型估计生成的标准差;反事实标准差分析中,“随机冲击”列对应,保持2007.3-2014.4子时期政策规则和经济结构性参数不变,而以1994.1-2007.2子时期随机冲击替代2007.3-2014.4子时期所对应的标准差。其中,随机冲击对应剔
《我国经济新常态是周期性因素驱动的么——基于摩擦和结构性冲击的DSGE模型框架分析》

反事实分析考察2007Q3以来我国产出增长和通货膨胀的标准差变化,如表4。首先,与样本事实相符,产出增长和通货膨胀在第二个子时期波动性显著更小。虽然在两个子样本时期都会高估产出增长和通货膨胀标准差,但被估计DSGE模型的确能够捕捉到两子样本时期波动性下降趋势。其次,反事实分析表明,第二个子时期波动性下降背后存在复杂的随机冲击和结构性参数变化原因。具体而言,第二子样本时期的冲击已经变得更加温和。当然,这是劳动供给、投资调整成本和风险溢酬三个冲击标准差变小以后带来的产出增长和通货膨胀波动下降效应(如2007Q3-2014Q4时期反事实“冲击组1”列对应),抵消偏好、价格和工资加成三个提高产出增长和通货膨胀波动上涨效应(如2007Q3-2014Q4时期反事实“冲击组2”列对应)后的综合效应;与2007Q3-2014Q4子时期模型预测相比,2007Q3-2014Q4时期反事实分析对应的“随机冲击+政策冲击”GDP和通货膨胀方差的净值可归于2007Q3-2014Q4时期结构性参数变化,而2007Q3-2014Q4时期反事实分析所对应的“随机冲击+政策冲击”与“随机冲击”列GDP和通货膨胀方差净值或可归结为财政和货币政策冲击变化。

  1. 保存图表

查看“表4 GDP与通货膨胀的实际标准差、基于模型的标准差和反事实标准差”的人还看了

表6:货币需求结构与通货膨胀
表6:货币需求结构与通货膨胀
货币政策调控对货币需求结构的影响——基于可贷资金的视角
表1 2006—2018年我国通货膨胀率
表1 2006—2018年我国通货膨胀率
通货膨胀预期与企业存货投资行为——基于行业与企业融资约束视角的实证分析
表1 不同周期对通货膨胀率的显著性检验
表1 不同周期对通货膨胀率的显著性检验
不同通货膨胀周期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
表8 多重共线处理结果:不同通货膨胀周期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
表8 多重共线处理结果:不同通货膨胀周期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
不同通货膨胀周期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
表3 变量设定:不同通货膨胀周期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
表3 变量设定:不同通货膨胀周期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
不同通货膨胀周期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
表5 通货膨胀率方差分解结果
表5 通货膨胀率方差分解结果
中国货币政策对金砖国家的溢出效应研究——基于VAR模型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