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1采样点池塘底泥中p H与重金属含量结果》

提取 ⇩
《表1采样点池塘底泥中p H与重金属含量结果》
《清水塘工业区池塘底泥典型重金属污染特征及其风险评价》

与国内类似工业区周边江河底泥、区域内河港与池塘底泥及土壤中重金属含量相比(表2),清水塘工业区池塘底泥中Cd、Pb和As处于高污染水平。与清水塘区域内河港底泥和土壤重金属相比,池塘底泥中Cd、Pb和As的均值是老霞湾港底泥对应重金属含量的13%、45%、5%;是霞湾港底泥对应重金属含量的38%、69%、38%,但池塘底泥中重金属均值含量远高于清水塘工业区土壤,底泥中Cd、Pb和As均值分别为区域内表层土壤相应元素含量的19、10、2倍。其主要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清水塘池塘底泥汇集了区域内企业外排废水,而这些废物中重金属Cd、Pb和As含量高并常年累积于底泥,致使池塘底泥受到重金属Cd、Pb、As等严重污染,尤其是Cd污染[17];另外,研究区周边旱地和水田土壤中重金属Cd、Pb、As含量均非常高,但存在一定差异性。旱地Cd、Pb、As含量分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环境质量农用地土壤污染风险管控标准(试行)》(GB 15618-2018)筛选值的16.8、1.5、1.3倍;水田Cd、Pb、As含量则分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环境质量农用地土壤污染风险管控标准(试行)》(GB 15618-2018)筛选值的93、2.7、3.1倍,这主要是受区域内池塘污水浇灌影响,其次受大气降尘影响。从区域内池塘、老霞湾港及霞湾港底泥重金属含量看,因为老霞湾港与霞湾港流域周边工业开发的时间最长,且接纳了株洲冶炼集团等污染物排放大户的工业废水,流经区域汇集了工业区内大部分企业外排废水、固体废弃物等,同时池塘底泥中的重金属也会因降雨等途径进入老霞湾港及霞湾港水体和底泥,从而导致老霞湾港及霞湾港底泥中Cd、Pb、As含量均明显高于池塘底泥对应重金属元素,这与窦佩琼等[17]的研究结果一致。以上分析结果表明清水塘底泥中重金属的污染应采取有效措施治理,才能避免清水塘工业区历史沉积池塘底泥中的重金属对湘江株洲段水环境的危害。

  1. 保存图表

查看“表1采样点池塘底泥中p H与重金属含量结果”的人还看了

表1 岩石中重金属含量:长江下游典型黑色页岩区土壤重金属累积特征研究
表1 岩石中重金属含量:长江下游典型黑色页岩区土壤重金属累积特征研究
长江下游典型黑色页岩区土壤重金属累积特征研究
表8 底泥重金属污染评价结果
表8 底泥重金属污染评价结果
广州市黑臭河涌底泥污染特征分析与评价
表2 土壤典型重金属含量分布特征
表2 土壤典型重金属含量分布特征
典型矾矿区土壤及优势植物重金属分布特征
表5 瑞金—石城调查区白莲重金属平均含量及风险评价
表5 瑞金—石城调查区白莲重金属平均含量及风险评价
江西赣州瑞金—石城地区土壤与白莲果实中Se及其他有益元素地球化学特征
表3 上海地区养殖池塘沉积物中重金属平均含量汇总
表3 上海地区养殖池塘沉积物中重金属平均含量汇总
上海地区池塘沉积物中氮、磷、有机碳及重金属风险评价
表7 上海地区养殖池塘沉积物样品重金属污染风险指数均值汇总
表7 上海地区养殖池塘沉积物样品重金属污染风险指数均值汇总
上海地区池塘沉积物中氮、磷、有机碳及重金属风险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