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1 一般信息及家属是否进行临终抢救及是否给予有创、无创抢救的单因素分析[n(%)]》

提取 ⇩
《表1 一般信息及家属是否进行临终抢救及是否给予有创、无创抢救的单因素分析[n(%)]》
《影响恶性肿瘤患者临终抢救的因素分析》

总共纳入分析病例为493例,男323例,女170例;中位年龄67岁(95%CI:40~84岁),其中70岁以上的214例,汉族484例(98.2%),已婚469例(95.1%),高中以下文化程度371例(75.3%),大专以上文化程度122例(24.7%),有体质量变化240例(48.7%),有医疗保险437例(88.6%)。病程小于1年的260例(52.7%)。有恶病质97例(19.7%),无恶病质396例(80.3%),死亡前3个月接受放化疗的病例199例(40.4%),死亡前6个月接受手术治疗的病例有40例(8.1%)。肿瘤分期Ⅰ期2例(0.4%),Ⅱ期15例(3.0%)Ⅲ期7例(1.4%),Ⅳ期469例(95.1%)。呼吸系统肿瘤171例(34.7%),消化系统肿瘤209例(42.4%),头颈部肿瘤25例(5.1%),泌尿生殖系统肿瘤36例(7.3%),其他类型肿瘤52例(10.5%)。治疗决策由直系家属决定的有461例(93.5%),家属放弃所有临终抢救的306例(A组),要求给予无创抢救的183例(B组),给予所有积极抢救的47例(C组),见表1。

  1. 保存图表

查看“表1 一般信息及家属是否进行临终抢救及是否给予有创、无创抢救的单因素分析[n(%)]”的人还看了

表2 卵巢良性与恶性肿瘤患者的单因素分析
表2 卵巢良性与恶性肿瘤患者的单因素分析
四种恶性风险指数对卵巢肿瘤良恶性鉴别的诊断价值
表3 影响卵巢浆液性恶性肿瘤患者ELAV1、HCCR、MCM4的因素分析
表3 影响卵巢浆液性恶性肿瘤患者ELAV1、HCCR、MCM4的因素分析
卵巢浆液性肿瘤组织中ELAV1、HCCR、MCM4表达水平及其临床意义
表2 终末期肾病患者恶性肿瘤发病相关多因素分析
表2 终末期肾病患者恶性肿瘤发病相关多因素分析
终末期肾病患者恶性肿瘤发病的相关因素分析
表1 2 4 3 例终末期恶性肿瘤患者生存期影响因素单因素分析
表1 2 4 3 例终末期恶性肿瘤患者生存期影响因素单因素分析
终末期恶性肿瘤患者生存期预测模型的构建
表1 妇科恶性肿瘤晚期患者家庭压力缓解单因素分析(n=138)
表1 妇科恶性肿瘤晚期患者家庭压力缓解单因素分析(n=138)
安宁疗护对晚期妇科恶性肿瘤患者家庭压力缓解效果的影响因素分析
表1 ALP升高恶性肿瘤患者骨转移的因素分析
表1 ALP升高恶性肿瘤患者骨转移的因素分析
5′-NT及其与ALT联合检测在鉴别ALP升高的恶性肿瘤骨转移中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