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3 时间空间双固定空间杜宾模型直接效应、间接效应和总效应》

《表3 时间空间双固定空间杜宾模型直接效应、间接效应和总效应》   提示:宽带有限、当前游客访问压缩模式
本系列图表出处文件名:随高清版一同展现
《中国城市物流发展空间结构演化及影响因素》


  1. 获取 高清版本忘记账户?点击这里登录
  1. 下载图表忘记账户?点击这里登录
注:*、**、***分别表示0.1、0.05和0.01的显著性水平;括号内数字为t值。

空间杜宾模型由于存在因变量空间滞后项,回归系数不能准确反映变量的真实边际效应,下面通过直接效应、间接效应和总效应来分析解释变量对本地因变量的影响和对相邻地区的空间溢出效应,中国城市物流发展空间差异影响因素时间空间双固定效应模型估计结果见表3。结果显示,同前文分析结果一致,经济发展水平、信息化水平、城镇化水平、就业水平是推动本地城市物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不同城市节点等级对本地物流发展及周边城市的溢出效应存在差异,全国性物流中心城市直接效应和间接效应回归系数分别为0.090 7和0.225 4,且分别通过1%和5%显著性水平检验,说明全国性物流中心城市对本地和周边城市物流发展均有显著的促进作用,区域性物流中心城市对周边城市间接效应回归系数为0.147 1,且通过5%显著性水平检验,说明区域性物流中心城市对周边城市物流业发展有正向的溢出效应,区域性物流中心城市对本地物流发展有正向影响但不显著。以上结果说明,全国性物流中心城市和区域性中心城市物流发展扩散效应强于集聚效应,整体呈扩散发展状态,对周边城市物流发展有一定的带动作用,且全国性物流中心城市溢出效应强于区域性物流中心城市。地区性物流中心城市间接效应回归系数为-0.057 5,但不显著,说明这类城市物流发展可能会抑制邻近城市物流业的发展。产生这种结果的原因可能是这类城市物流处于极化发展阶段,对邻近城市的物流资源产生一定的“虹吸效应”,地区性物流中心城市直接效应回归系数为正,但不显著,对本地城市物流发展未产生显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