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6 厌氧发酵过程中p H值变化的特征》

提取 ⇩
《表6 厌氧发酵过程中p H值变化的特征》
《醋酸预处理对牛粪与水稻秸秆混合厌氧发酵特性的影响》

CK中pH最小值出现的时间不受醋酸处理的影响,同12个经醋酸预处理的处理组最小值出现的时间相同,均为厌氧发酵的第5天(如表6)。其中CK组的最大值为7.5,而其最小值为6.0。而CK中p H在厌氧发酵的第35天达到最大值,且保持稳定,其他处理组最大值出现的时间提前(如表6),且pH出现不同程度的升高[23]。每一个处理组的pH值呈现出先降低后升高的,VFA含量与pH值成反比的关系。因为发酵初期大分子物质在产酸菌的作用下降解为小分子酸性物质,使发酵液处于酸性环境下,pH下降;当产酸菌处于适宜条件下,并且底物被消耗,生成还原性糖和转化为VFA的速率减慢时,p H逐渐升高,之后又减低[26]。

  1. 保存图表

查看“表6 厌氧发酵过程中p H值变化的特征”的人还看了

表1 牛粪和玉米秸秆的主要理化性状
表1 牛粪和玉米秸秆的主要理化性状
玉米秸秆调节牛粪含水率对其腐熟进程及氨气释放量的影响
表2 三种秸秆与两种混合秸秆热重特征参数
表2 三种秸秆与两种混合秸秆热重特征参数
黄色秸秆与灰色秸秆混配燃烧特性研究
表1 三种秸秆热重特征参数
表1 三种秸秆热重特征参数
黄色秸秆与灰色秸秆混配燃烧特性研究
表1 水稻、玉米和油菜秸秆炭的表面特征
表1 水稻、玉米和油菜秸秆炭的表面特征
不同作物秸秆加工制成生物质炭的理化性质比较研究
表3 水稻秸秆和小麦秸秆生物炭理化性质[24]
表3 水稻秸秆和小麦秸秆生物炭理化性质[24]
长期施用生物炭对土壤中Cd吸附及生物有效性的影响
表1 秸秆、猪粪和接种物的基本特性
表1 秸秆、猪粪和接种物的基本特性
秸秆与猪粪混合高固厌氧消化产气性能及关键微生物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