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午夜(纪念那些WOW的岁月)

第一次遇到午夜的时候,认为它跟其他坐骑一样不通人性,只是阿图门的作战工具。可是当我靠近它时,我感到了一股平静的力量,它让我的魔瘾不再那样铭心。我无法解释这奇妙的现象,血精灵几百年来对魔法的渴望根本不曾改变过…

一开始它总是很暴躁,当我靠近它时,它会扬起前蹄进行反抗。但是它却总是跟着我。作为它的新主人,心中泛起一丝失落,也许它不属于我?
我总是这么想着,一个人想着…

直到那次阿拉希之战,当我同时面对两个敌人的时候。当我筋疲力尽的时候。

当我以为自己快死的时候。午夜冲了过来,用身体撞飞了其中一个敌人,霎时间,洛拉姆斯的话又浮现在我脑海中:不要依赖你的眼睛,明镜止水,用耳去听,用心去斩。

wow生涯

午夜的左腿被敌人砍伤了,可它还是嘶鸣着继续战斗。我闭上眼睛,月刃挡住了那劈向午夜的战斧,顺着手臂划过敌人的脖子。另一个见势而逃,午夜低头示意我跨上马鞍,当我握紧缰绳的时候,我才明白午夜是我的伙伴,是我的左膀右臂。

我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午夜眺望着远方。它的心境仿佛和我相连…

小时候一直梦想着成为一个恶魔猎手,贫穷的家庭,卑微的身份。父亲和我被流放在冬泉谷的凯尔里斯湖边居住,那里虽然没有奎尔萨拉斯的美丽,但有着和午夜一样的宁静力量,终年白雪。父亲是个铁匠,默默无闻的铁匠,他很少提起母亲,因为她是暗夜精灵,这也是我们被流放的原因。为了让我改变命运,不再像他一样默默无闻,父亲把我送到银月城的铁匠铺当学徒。让我有更多的机会向洛瑟玛·塞隆学习刃术。已经不记得多少次梦见那时流着泪和父亲道别在奎尔萨拉斯的港口。

许多年了,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成功的恶魔猎手。午夜陪伴着我成长,它总能让我保持冷静,给我动力。

我和午夜漫步在朗朗星空下,穿过艾萨拉遗迹,回到了故乡,凯尔里斯湖依旧绮丽。湖边,近处是丢弃的马鞍和缰绳,远处的小屋里是那年迈而又熟悉的身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